<sub id="nxmez"></sub>
    1. 首頁 > 智能制造

      全球讀秒:中國供應鏈攻防戰的北京時間

      www.cechina.cn2020.02.24閱讀 469

        新冠疫情的災難正在走向次生風險,中國工業從陷于停頓走向艱難的復工。與此同時,它也點燃了燒向全球供應鏈的導火索,四處蔓延開來。供應鏈的損失,正在呈現一種前后錯落的時間差,以不同的速度影響著全球的產業格局。
        甩魚竿效應:不同的時間敏感性
        口罩、醫護設備,無疑是首先最需要的物資。中國制造能力被緊急調動,截止到2月中旬,已經有3000多家企業新增“醫療防護用品“的經營范圍。全國機器大啟動,疫情防護用品很快就可以緩解。然而更多的時候,卻是無法啟動的產能。
        整個供應鏈受沖擊,是有先后順序的。就像是魚竿效應:甩魚竿的時候,前半部分先沖出去,后面的依次跟上。
        首先是中國制造的產品斷貨。中國電子產業占全球比重37%。每年生產手機年產量18億、計算機3.1億臺,出貨量超過全球的90%。與之相比,口罩的產能反而并不突出,只占全球產能的50%。消費電子首當其沖,因為這類品牌本身就是熱點話題。直接影響的就是蘋果手機和耳機、FaceBook的頭盔等。小米也表示米10在一兩周內也會出現斷貨的情況。華為手機也未能幸免,由于亞洲普遍形式造成供應鏈中斷。最終可能會導致中國智能手機第一季度出貨量會有30%以上的下滑。蘋果已經肯定第一季度是完不成任務了,估計會減少30億美元。日經中文網曾指出,中國的制造業生產每減少100億美元,海外的生產和銷售就被拉低67億美元。而韓國、日本和美國等國家受到的影響尤其大。
        2018年全球制造業增加值中,中國排名第一占比達到28%,是第二名美國的1.84倍,是第三名日本的3.97倍。由于全球化的分工,現在的中國不僅是世界工廠,也是世界供應鏈中心,大量間接產品從這里出發。麥肯錫2019年估計,中間品貿易占到全球的三分之二。許多國外的工廠,都需要依靠中國的原材料、零部件。
        這也意味著即使成品工廠在韓國生產,或者在越南組裝,零部件依然深深依賴于中國。這期間由于庫存、交貨周期的問題,呈現了時間上的敏感性。
        從產業來看,“斷立痛”的應當是消費電子和汽車。消費電子壓力在美國;而對汽車影響最大的,則首先是近鄰是韓國和日本?,F代和起亞汽車,正在備受到中國供應鏈斷貨的煎熬。他們的三家線束供應商是韓國裕羅在內的三家供應商,而這些企業的總產量的70%都是來自中國工廠?,F代汽車在韓國的四家工廠都已經停產,苦等線束到來。好消息是,這些企業在山東的工廠,目前已經被當局批準重新啟用。一切都在搶時間。
        從地域看,越南也正在經歷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象。韓國三星電子越南工廠雖然復工,但庫存也只能再維持一周。許多生產零件正在被截留在中越邊界之外。而日本任天堂受到中國供應鏈的影響,正在準備減少它最暢銷的游戲機NS的產量,美國和歐洲將于4月份感受到這種斷貨的痛苦。而供應鏈斷裂的傳遞效應,日前開始抵達歐美。美國三大汽車廠商之一的菲亞特克萊斯勒汽車,由于無法從中國獲得零部件,塞爾維亞一家汽車工廠將暫停生產。而通用汽車旗下兩家主要美國工廠密歇根和得克薩斯運動型多用途車和卡車工廠的某些零部件正在耗盡,可能會出現更大面積的停產。供應鏈斷裂的多米諾骨,跑到了最遠的距離,而且會持續惡化。
        如果中國制造不能快速啟動,全球藥市場將很快出現大的麻煩。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原料藥出口國,也是許多產品全球供應鏈的起點。全球所有藥物原料的活性藥物成分中有40%產自中國,用于生產治療細菌感染、心臟病和糖尿病等各種疾病。而在印度,來自中國的比例達到了三分之二。印度政府稱制藥商的庫存大約能保證兩個月的供應。但并非所有企業都如此樂觀,一周以前印度最大制藥商之一Cipla的首席執行官表示,除非中國恢復生產,否則多數印度制藥公司的供應將在2月底告罄。美國同樣也對中國的原料藥有很大的依賴性。美國97%的抗生素都產自中國,若中國原料藥生產受到影響,很難想象美國的醫院會因缺少抗生素而危及多少生命。
        供應鏈也有另外一種殘酷的維度,與生命賽跑。
        從短、中和長期看供應鏈的影響
        在兩到三個月的短期內,各大公司緊急出招,紛紛自救,方法也是五花八門。英國最大汽車制造商捷豹路虎,已將中國天津生產的車用CPU裝在手提箱中運往英國,以便維持生產。然而這終究不是長策,因為新冠病毒疫情的發酵效應,這些零部件可能在兩周后耗盡。捷豹路虎在英國運營著三家汽車生產廠,年產近40萬輛汽車,可能都會受到巨大的影響。當然通過飛機運貨,這種事情也并不新鮮。去年阿迪達斯因為供應鏈出現差錯問題,最后都是調用飛機運貨,這也導致季度利潤大虧。從這個意義講,航空營運,成為需要無法耽擱的行業。但這只能針對比較小的零部件,化學品和部分材料,對于大宗、沉重的商品顯然難以奏效。而全球化布局較好的企業,則似乎還可以挺過一段時間。全球紡織服裝領域,供應鏈管理最好的應當是位于浙江的申洲服飾。員工有6萬多人,30%的員工對半分布在越南和柬埔寨,這兩個國家的成衣產能占比30%左右;而在在面料產能方面方面,越南占了45%,僅次于國內的55%。在越南,申洲服飾,已經從自制面料,印制繡花到成衣制造,形成一個完整的鏈條。疫情之下,仍然可以繼續完成生產。但很多在越南布局的企業,真正擔心并不是產品制造的本身,而是中方管理人員無法前往,會影響當地工廠的運營效率。這是一個非常意外的劇本故事。
        中期帶來的影響,可以說是出現報復性的產能來應對訂單,從而使得全球工廠過度復原??梢韵胂?,疫情結束之后,全球擠壓的訂單將蜂擁而來,中國工廠也要加班加點。根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的數據,中國是世界最大的電氣和電子零部件出口國,其出口額是德國的5倍,占全球總出口額的30%。那些亟待履行的訂單,將帶來擁擠的產能。與此同時,中國作為全球第二大的進口市場,2019年占全球商品進口的11%。疫情結束,也將呈現驚人的消費能力集中釋放的局面。兩項因素,將使得全球機器加速運轉。這是一個中期效應。
        而從3-5年更長期來看,供應鏈的結網效應,可能會被撕裂。中國供應鏈迎來真正的攻防戰。中國供應鏈已經形成了獨具特色的深網結構,漫長的產業鏈條在這里留有多個不同的節點。以智能手機為例,各種手機的零部件數量能達到1千種,這些零部件的數量更是數目驚人,以小小電路板上的電容器為例,一個手機可能需要數百個。而蘋果的主要供應商,在全球范圍可以達到809家,這些供應商的基地有47%集中于中國。這上千家企業就以一種網狀的形式,將全球經濟緊緊地裹在一起。然而這種結網效應,會遭到一種心理預期的破壞。這里既有美國總統不斷尋求“本土制造”擠壓中國供應鏈的努力,也有此次疫情加重企業家全球布局的決心。那么,哪些產業影響最大?從直接產品而言,出口最大的往往受影響也會最深。中國出口最多的七大類產業包括 家庭用品、高科技產品、紡織產品、機械設備、橡膠、醫藥和醫療用品、化學品。前三者中國2018年的出口在全球占比都超過20%以上,而日用品則甚至超過33%。此次疫情過后,許多公司努力尋找替代供應商的未來布局,將有可能從這些地方率先撕開口子。
        麥肯錫在2019年對全球主要23類主要貿易產品(占總貿易量價值的96%)的價值鏈進行分析之后,發現一個最大的特點就是,相比于2007年,2017年價值鏈的貿易強度(以出口占總產量的比例)平均下降了5.5%——盡管貿易總額仍然在增加。而與此相對比的是,2007年前的12年,這個比例一直在增長。然而,這種降低的趨勢,并非意味著全球化的結束,它意味著全球化正在以另外一種的格局在發生,例如服務貿易的崛起,例如生產基地的就地消費等原因。這些變化是根本性的,找到其中的原因,才能對中國制造供應鏈的攻防戰,找到更好的解決之道。
        小記:北京時間,全球讀秒時間
        疫情之下,北京時間,就是全球制造業的讀秒時間。中國復工,正在逐漸恢復一度停轉的機器秩序。全球制造供應鏈應該會在三個月、半年、三年,出現三個重要觀察節點,從慌亂不堪,到矯枉過正,到長遠布局。北京時間,或將重新被讀表。
      手机赢三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