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nxmez"></sub>
    1. 首頁 > 智能制造

      中國噴嚏,世界感冒——全球急盼中國全面復工!

      來源:物聯網智庫2020.02.20閱讀 1002

        “疫情當前,才知道世界對中國有多依賴?!奔~約時報的這句評論從一個側面道出了中國新冠肺炎疫情對世界經濟造成的沖擊和影響。
        這只突然降臨的“黑天鵝”,讓中國自身遭受嚴峻考驗的同時,也讓相關各方再次深刻認識到,全球經濟鏈條早已相互交錯、密不可分,缺少了任何關鍵一環都無法正常運轉。
        中國工廠一天不復工,就意味著德國汽車業每天損失7200萬歐元;法國空客一天少生產約6架A320飛機;美國蘋果公司的多款新品發布推遲;韓國對華出口商品的生產明顯減少……
        我們在數著日子等疫情結束,國外企業也在數著日子等中國開工。
        2月3日…
        2月10日…
        2月17日…
        中國供應商什么時候全面復工?這恐怕是最近全球許多企業最關心的問題。
        顫抖的消費電子行業
        眾所周知,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消費電子產品生產國、出口國和消費國。
        說一個令人驚嘆的數字,2018年,中國手機、計算機和彩電產量占到全球總產量的90%、90%和70%以上,均穩居全球首位。
        而消費電子產品的供應鏈對人力需求高度密集,由于疫情使大量工廠無法正常復工,導致部分產品的生產和配件供應中斷,智能手機首當其沖,蘋果的iPhone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此前,全球最大的代工廠富士康宣布推遲開工時間,而和碩企業也表示無法正常開工,要知道,這兩家工廠幾乎生產著全球所有的iPhone手機。
        當然,經歷過無數大風大浪的富士康也不會坐以待斃,身為全球代工廠的頭牌,富士康2月6日晚間宣布——新增醫用口罩生產,優先用于內部生產防疫保障,相關產能預計在2月底可達到200萬只。

        近日,富士康又硬核推出“防疫返崗激勵獎”,為每位符合條件的在職員工(不含陽光工廠)發放3000元獎勵金。

        鄭州富士康工廠更是為確保員工安全,采取了佩戴口罩、體溫測試等多項全方位的防護措施。
        盡管措施不斷,但目前富士康鄭州工廠的整體復工率還不到60%,產能一直處于低迷狀態,要知道全球90%的蘋果iPhone手機都出自這里。
        長期關注蘋果動態,在業內以能夠準確預測該公司新品動向著稱的天風國際分析師郭明錤近日發布報告指出,蘋果將在今年上半年發布iPhone 9在內的7款智能電子產品,而富士康鄭州工廠作為蘋果的產能核心受到嚴重影響,也會拖累2020年第一季度的iPhone產品出貨量將下降10%左右。

        近日(2月17日),蘋果在一份聲明中無奈地表示,受新冠病毒疫情影響,預計當前財季收入將無法達到預期。其在聲明中寫道,“全國各地的工作已經開始恢復,但恢復到正常狀態的速度比我們預期的要慢?!?/div>
        這表明疫情對這家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之一造成的損失超過預期。該公司也成為了第一家做出此類表述的美國大公司。
        當然,蘋果新品的難產不全因為富士康。
        中國具有門類齊全的獨立工業體系,220多種主要工農業產品的生產能力,供應鏈配套能力很強。蘋果公司全球220個主要供應商中41個來自中國,比美國公司還多4個。

        蘋果供應商200強中的中國供應商名錄(2019版)




        當年,依靠蘋果的快速發展,我國建立起了全球最完善的消費電子產業鏈。
        iPhone代工廠富士康,面板的京東方、深天馬,觸摸屏的歐菲科技,射頻天線的信維通信,聲學器件的瑞聲科技、歌爾聲學,玻璃蓋板的伯恩光學、藍思科技,連接器件的立訊精密,電池器件的 ATL、德賽電池、欣旺達等等……
        這些企業的牛逼之處在于不僅僅是在依靠蘋果吃肉,它們均在各自細分零組件領域做到了全球領先。
        這使得中國在全球智能手機制造乃至全球消費電子產品制造的地位都頗為關鍵,正如《財富》雜志刊文稱:“幾乎所有的重要的消費電子產品,都在中國制造”。
        除了蘋果之外的其他大型科技公司正在開發中的一些電子產品,也因為中國供應商停止工作,需要延遲發布時間。
        戴爾、惠普、高通、華為、三星等科技公司,都在評估中國疫情對其供應鏈的破壞程度。他們的供應商處于疫情影響地區,產能受到限制。
        受挫的汽車產業鏈
        除了手機,汽車行業亦明顯受到疫情沖擊,尤其湖北正是中國重要汽車生產基地之一。
        從供給側來看,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9年湖北省生產汽車223.97萬輛,占全國總量約8.8%。
        從供應鏈端來看,目前湖北省汽車零部件企業占全國的比重為13%,多達近1.2萬家;而注冊資金1000萬元以上的湖北省汽車零部件企業占全國比重約10%,也有近兩千家。
        湖北省外,全國范圍內的零部件企業也均受到此次疫情的影響延遲復工。

        國泰君安研究所全球首席經濟學家花長春分析,汽車行業供應鏈風險,主要由于零部件廠商的生產與輸送受阻,進而對整車制造企業帶來影響。零部件生產區域性的特征,以及其短期替換適配流程較長,造成零部件短期可替代性較弱。整車組裝的及時生產特性也帶來了零部件低庫存的特征,因此若疫情持續較長,汽車制造業內部存在一定結構性的應鏈風險。
        明星車企特斯拉的遭遇在某種程度上反映了行業正在經受的挫折??赡苓B馬斯克自己都沒有想到,特斯拉會在短短一個多月時間內經歷人生的大起大落。
        1月7日,在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舉行的國產Model 3交付儀式上,馬斯克高興地開始“脫衣蹦迪”,“嗨”得讓人一度以為他是不是在發布會之前喝了2斤白酒。

        短短一年之內,位于上海臨港的一片荒地就搖身變成了一座每周可產3000輛Model 3的現代化汽車生產工廠,首批國產Model 3實現量產交付,并啟動了第二款車型Model Y的國產項目。
        特斯拉能夠如此快速地把上海工廠落地,離不開國內成熟的新能源產業鏈基礎和規模。
        依托中國最大的轎車制造商上汽集團以及吉利等優秀自主品牌,江浙滬已形成較成熟的產業鏈,上海工廠所需的大部分零部件均能配套覆蓋。

        特斯拉產業鏈核心公司區位

        然而,正處在高光時刻的特斯拉迎來了疫情的“黑天鵝”,受到疫情影響,特斯拉上海工廠曾一度暫停運營,導致車輛的交付工作也不得不暫停。
        疫情給特斯拉帶來了多個不利影響。此前該公司宣布他們將在國內暫停Model 3的生產和交付工作,受此消息影響,該公司股價也出現了下降。另外,原本預計將于春節后提車的中國消費者,也不得不等待更長的時間。
        然而,一個好消息是,2月10日,特斯拉上海工廠重啟生產。從整體來看,上海工廠的短暫停工并未給特斯拉造成太大的影響。該公司CFO扎克·科恩霍恩(Zach Kirkhorn)指出,由于上海超級工廠不久前剛剛開始生產工作,因此該公司并不擔心本次停工會對其財務造成太顯著的影響。
        但并不是所有的車企都有特斯拉這樣的底氣,全球汽車產業正在掀起一場停產危機。
        德國杜伊斯堡-埃森大學汽車研究中心數據顯示,德國汽車工業31%的銷量來自中國市場、四成營業額來自中國客戶。有德媒稱,中國在全球汽車供應鏈中發揮關鍵作用,如果各大車企在中國繼續延后生產,全球范圍內可能產生“多米諾骨牌效應”。
        而這個“預計”正在成為現實。2月4日,韓國現代汽車宣布,由于疫情爆發導致零部件供應中斷,該公司將暫停在其最大制造基地韓國的生產。這使現代成為全球首個因疫情影響供應鏈而暫停在中國境外生產的大型汽車制造商。
        隨后不久,日產汽車也宣布,由于零配件供應短缺,其在日本的一家工廠計劃暫停生產,但計劃隨時重啟生產。
        另外,本田汽車稱推遲其湖北工廠的復工,豐田汽車將延長在華工廠的停工,此舉會影響日本關鍵零部件生產商。
        中國噴嚏,全球感冒
        2003年SARS爆發時,中國占全球經濟8%,但是今天中國占據全球經濟19%,是當年的2倍多,中國在亞洲和其他地方融合程度更高,因此,中國的經濟影響更有可能擴散到其他國家。
        韓國的專家認為:韓國出口到的中國的產品主要是電子零部件,半成品等中間產品,而消費品只占其中很少的一部分,所以就算中國的消費減少,對韓國的經濟影響也非常有限,但這只是樂觀預估,如果疫情導致中國的GDP減少1%,那將會使韓國的出口減少0.5%,韓國的GDP將減少0.2%!
        再來看看德國,汽車研究中心的數據顯示,2019年,德國國內外一共制造1590萬輛小轎車,其中1/3,也就是約520萬輛在中國銷售。再從汽車的銷售額來看,德國汽車產業每年的銷售總額為4300億歐元,其中1500億歐元在中國實現,約占35%。
        除汽車行業,德國機械工程行業、電氣行業也受到疫情的影響。據了解,在中國有800多家來自德國的機械制造商在運營,其中有350家在中國有生產基地。
        在美國,就連藥品供應都出現了危機——美國使用的抗生素大部分來自中國,胰島素、抗抑郁藥、血液稀釋劑等都直接或間接依賴于中國供應鏈。
        除了制造業,世界范圍內的農副業、旅游業也受到巨大打擊。
        來自日本媒體的報道,肺炎疫情蔓延,就連位于日本關西地區的奈良縣也傳出確診病例,對當地觀光帶來不小的影響。昔日深受游客喜愛的奈良公園,如今人潮少了一大半,變得相當冷清,附近飯店接到大量退訂電話,周邊店家生意急速下滑。

        日本奈良小鹿從小就靠著游客喂食的鹿仙貝,不得不撿起老本行,開始吃草。
        在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另有成千上萬只龍蝦因為無法出口而意外續命……

        新西蘭每年龍蝦的出口銷售額都高達3.2億新西蘭元(約為人民幣14億元),旺季時會有2500名漁民和250艘漁船,出動捕撈龍蝦。
        自從因疫情大量訂單被取消后,有150-180噸龍蝦滯留在新西蘭各地的養殖容器里。為了止損,新西蘭漁民們只好把上百噸的龍蝦“放生”回大海。
        新西蘭龍蝦產業委員會首席執行官馬克·愛德華茲(Mark Edwards)表示這次疫情對新西蘭龍蝦產業造成重大財務打擊。
        其它種種,不勝枚舉。
        總而言之,在經濟全球化和“無國界”生產已經形成的今天,沒有哪個國家能夠置之度外。
        因此,舉全球之力,集萬眾民之智,共克時艱,是每一個中國人的期盼,也是全球民眾的堅定信心。
      手机赢三张